优德手机版网址:水浒卷 第五百一十七章 死亡之路

优德w88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长风万里尽汉歌水浒卷 第五百一十七章 死亡之路
(优德w88 www.carrentalsupergiant.com)    南京城北面辽阔的大地上,此刻从空中鸟瞰,就可发现,一处火光熊熊之地的后侧,两部步兵阵列已经严阵以待——刘唐、秦明。

    而在三处步兵阵列之间的就是耶律余睹带领的契丹骑兵了。

    后者正在全速疾驰,方向很明确,就是西北。

    那里有座城池叫昌平,而距离昌平不远就是居庸关。过了居庸关再向北,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塞外了。

    耶律余睹不想死,也不想把手中的几千骑兵全都葬送。现下他唯一的生路就是向昌平。因为东北的顺州,现在一点都不安全。

    刘唐、秦明的步阵半点作用都没有,堤坝只在洪流经过的时刻才有作用,如何洪水泛滥四溢,堤坝也只是一堵大墙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会移动不是?

    当然,步阵也不是半点移动速度都没有的,可是他们的速度比之骑兵来,那就是蜗牛和兔子。索性刘唐秦明二人的任务也不是阻挡契丹骑兵,而只是把契丹骑兵逼入某预定轨道。而后姚政带领的一千梁山铁骑就会如一辆火车样儿,轰隆隆的怼过来,给契丹人一惨痛教训。

    耶律余睹若是忍不住要报复,那么,他们热烈欢迎。刘唐、秦明的任务就是接应姚政,甚至还有李应。而只要时间一耽搁,花荣就可以带领梁山军的主力骑兵来给他们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而耶律余睹若是继续忍了,姚政部就会在接下的时间里,如跗骨之蛆一样吊着他们不放。从北京城到昌平,足足有七十余里,到居庸关则有百十里。这个时间足够花荣追击的。

    虽然居庸关是南京城的屏障之一,但这却并不意味着这里有多少兵马在守卫。花荣带领骑兵主力只要能在关内追上耶律余睹,那就可以来一场红果果的骑兵大对决。

    南京城的东北部,六千骑兵在狂飙突进中,人配双马,一面面绯红的战旗迎风飘扬。这是梁山军的骑兵,都不用再去观看,就能分别得出彼此的身份。

    远方的天空上冒起了大片的黑烟,这是李应在发出信号。花荣眼睛里满满的精光,不想在保州城下大破辽军之后,他竟然还能有眼下的良机再破契丹铁骑,这真是叫人妒忌啊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老将呼延灼的眼睛里,火辣到极致的目光就足以说明一切。

    万马奔腾,声震云霄。马蹄飞溅中升腾的尘烟,遮天撩日。

    黑压压的骑兵群一路疾奔,就直冲着烟柱升腾处冲去。时间一点点过去,火辣的太阳晒得绿叶儿低头。

    隐藏在一片村落背后的姚政受到了探马急报。

    “报――”一骑飞马疾速来到姚政跟前,“禀将军,正南方位发现辽军骑兵,间距十五里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们所要等候的目标来到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全军,整兵备战——”

    姚政眼睛里也闪着精光,可这不是为别的,只为许贯忠的能耐。对这辽国的地理也知之甚详,更料准了契丹人知晓不妙后,不会掉头奔回南京城,而是会一路向西北奔去。叫刘唐秦明布置在彼处,叫自己引兵停留在此处,那辽军就果然被逼的自己送死来了。

    望着手下一带马头飞驰而去的身影,姚政心中对许贯忠好不敬佩。

    十五里的道路,对于打马飞奔的契丹骑兵并不遥远,他们可也是人配双马。两刻钟都还不到,奔雷一样的马蹄声就传进了姚政的耳中。

    耶律余睹一头扎进了沟里头,可他此刻还没意识到不对。从南京城北去昌平就只那一条大路,而田野之地早有播种,时至四月,那儿可不是良途。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其他道路可供大队的旗骑兵通到昌平。扣除那些并不适合大批的马军行进的小道,如此道路也有不少。梁山军教其直奔大道上来,如此就叫刘唐、秦明二军切断了其一、其二,又隔绝了四五六,他自然就选择其三。

    如此,耶律余睹想不到自己会被伏击,他也看不到左前方不到一里开外的村庄后头,会有一千排列整齐的梁山铁骑。

    一千骑兵分成了十队,不留半点后手,全军出击!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呼杀声瞬间响彻四野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一心逃命的耶律余睹大惊,他这一路向西北逃窜都成为执念了。结果,自己在毫无征兆时候猛听到汉人的喊杀声,还有奔雷一样的马蹄声,如何不叫耶律余睹大惊失色?

    但是,时间已不允许他好好思量研究一番了。阳光下,奔雷一样疾驰的敌人正在冲来,他们的位置十分有利,如同一支支利刃,插向契丹骑兵毫无防备的侧翼。

    如此短的距离,契丹骑兵不可能大部队转向,也不能分流出多少骑兵去抵挡,他们注定要受到一记重拳。这就是骑兵,当侧翼暴漏的时候,他们比步兵更是脆弱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“敌袭――”

    “快,快掉头迎敌――”

    四千多契丹骑兵在长途奔驰中已经拉成了一条长蛇。如何能瞬间便向?他们顶多化成一支支分散的小股马队,这般才好调转头来。就像传说中的千脚蛇一样。

    然而千脚虫分而为虫,合则为蛇。这小股的马军又如何敌得过梁山军?

    骑兵的战斗力是与他们的速度休戚相关的。没有足够的加速空间,骑兵就是演练场上的木偶草靶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而一里且不到的距离,对于马儿需要多久时间?

    后世的英国纯血马是赛马场上的佼佼者,虽然它们十分的难伺候,又耐久垃圾,但他们短途冲刺的速度是最快的。一千米只需五十三秒多,一千六百米也不到九十四秒。

    眼下的梁山军战马当然比不得纯血马那种耗时几百年时间培养出的‘战场废物’,但它们即使比纯血马满上一倍,如此短的距离也只需要一分钟。

    而一分钟对于高速奔跑中的骑兵群又能做什么?

    够他们把马速降下来,而后调转方向,那还能加速冲刺吗?

    一道道白影疾速冲过,然后整个契丹大军就仿佛被腰斩了十段一样,瞬间就整个大乱。

    两军在接触的那一刹那,契丹军临时掉头拦截来的骑兵线便被撞的四分五裂,如是玻璃被铁锤敲击打破了一样。

    潮水般涌出的梁山骑兵纵横而过,拦腰对契丹骑兵狠狠一击,钢刀挥舞而下,大批的契丹骑兵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骑兵冲锋过后,那如是血肉屠场般的地方,所有的人马尸体,都被踩的稀烂,不成人形。

    骁勇的契丹骑兵此刻就如无助的羔羊,任人宰割。一种杀戮的快感涌上姚政的心头!

    梁山骑兵就像是一击之后就远遁千里的刺客,对契丹骑兵拦腰砍出一刀后,打马就向着远处飙去。他们并没利用契丹军此刻的混乱,再来继续杀伤。而是在耶律余睹的肉眼视线内,从侧面绕过一个大弧,向着前方飙去了。

    耶律余睹很想骂娘。梁山军的这般举动虽然看似放了契丹军一马,实则却叫他们所有人都背上了沉重的心灵负担。这支该死的梁山骑军已经向着前路奔驰去了,而他们却需要时间来重新整顿,以及收拢局面。那么自然就落在了这支骑军的后头。如此谁又能猜到,他们在向前的路上何时会二度受到伏击呢?这种心理会大大延缓他们的速度的。

    不说别个,就耶律余睹本身,再在前路看到村落时候,自己何尝不会心有余悸?再则,南京城与昌平之间还有一条温渝河。此水发源于昌平的军都山麓,倒不见宽大。甚至一些河段都是匹马可过,但若被梁山贼抢在前头,则又是一难。

    如是耶律余睹就知道,自己的麻烦大了!

    “快走!”如是困兽一样低吼着,耶律余睹把马鞭一抽,再度向着昌平奔去。事已至此,他也无可奈何。只能硬着头皮冲下去了!

    如此奔波,姚政带着骑兵就如跗骨之蛆样,搅的契丹军队行进速度大减。或是伏击,或是在路上挖掘陷马坑,洒落铁蒺藜,那是叫契丹军恶心的要死。而也是这种状态下,他们的士气是不断的下降。

    当耶律余睹终于看到温渝河的时候,太阳已经西下,一道残阳铺照水中,把河水映衬的如是鲜血一般。

    契丹军上下都一片木然,他们知道,那如血般的河水,不久后恐就真的会是如血一样鲜红了。

    花荣带着六千梁山铁骑已经追到了身后。梁山军招降的声音已经响亮在所有人耳边:“降者不杀,降者不杀!”而耶律余睹都已经无心去应付了。

    两军都是一路奔波,人马俱疲。可是两支骑军的士气却大不一样。一支木然无神,一支士气如虹。

    “杀啊——”小李广并没叫人继续去招降,而是一声喊杀,霎时间梁山骑军阵上就一阵高吼:“万胜!”六千匹战马同时撒开马蹄,大地在这一刻都为之震动。

    耶律余睹自然只能奋起余勇来背水一战。

    但这一战他自己都信心不足。他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向西北逃去,早知如此,还不如就在南京城下拼死一战呢。

    不过耶律余睹终究是逃脱了一截,带着千多残骑向着东北逃了去。花荣也没去追赶,因为天色已经暗了。

    优德w88 www.carrentalsupergiant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优德w88论坛

现我校诚招优秀应往届毕业生,一经录用,待遇从优,招聘岗位公布如下:高中语文教师6名高中数学教师6名高中英语教师4名高中政治教师3名高中历史教师2名高中地理教师3名高中生物教师4名高中化学教师2名高中物理教师3名以上岗位要求:1、政治思想素质好,忠诚教育体育事业,热爱学生,品行端正,遵纪守法;2、身心健康,符合教育教学工作要求;3、具有教师的基本素质和教育教学能力;4、能服从学校管理并能胜任领导下达的工作安排。三是强化责任担当,勇挑重担,在实现中国梦的宏伟篇章中谱写壮丽的青春华章。

如果您喜欢,请优德w88论坛,方便以后阅读长风万里尽汉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长风万里尽汉歌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